汉邦府 发表于 2018-6-18 09:43:14

5 被劫持的三架飞机

                   五、被劫持的三架飞机     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175次航班    8:14分,波士顿罗根国际机场。一架巨型、灰暗色的波音767-200型客机正在跑道上慢慢滑动,准备起飞。这就是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175次航班飞机、飞机的尾翼号码为N612UA。    在飞机场的航管塔台准许之后,联合航空公司的175次航班飞机在跑道上越跑越快,瞬间抬头升空,飞向云霄。10分钟后,飞机钻出悠悠白雾飘逸的云层,与波士顿机场的塔台保持着正常的无线电通话,在晴朗的蓝天里,飞翔在乳白色的云海上面,飞往美国的西岸洛杉矶。
美国联合航空公司175次航班飞机,驾驶员是维克多•沙拉西尼,同样,他有着多年参加各种军事行动和战斗任务、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光荣履历,他曾经是美国海军航空兵出身的优秀飞行员,担任美国海军航空母舰沙拉托加号上F-14雄猫战斗机的飞行员,身强力壮,飞行经验丰富。
    8:41分,联合航空175次的航班飞机,飞离了波士顿航管中心的“管辖区”,飞入了纽约的航管中心区域。而在这时,出现了不祥的征兆。
   美国联邦航管总署的飞行操作有规定,飞机在飞入新的航管区域的同时,必须向地面的航管中心通报登记。纽约的航管中心正在迟疑为何飞机不马上向他通报、而准备呼叫联合航空175次航班飞机的时候,他的无线电频道想起了天空传来的声音:    联航175:“纽约中心吗,这里是联合航空175。”
      纽约中心: “联合航空175,请讲。”
  联航175:“嗯,我们决定等到进入你们(纽约)管区后向你汇报。我们在飞出波士顿管区的时候,听到可疑的无线电通话。有人好像打开了广播,叫人坐在位子上不许动。”
      纽约中心:“好,我会将情况汇报给纽约中心。”    8:42分,是那通电话记录的时间,也是联合航空175次航班飞机与纽约航管中心无线电通话的第一次,同时,也是那架飞机与外界的最后一次无线电通话。
       而联合航空175次航班飞机的驾驶员,在无线电通话中断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你记录了没有”?       在“911委员会”的调查报告里,用了“不寒而栗”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联合航空175次航班飞机与地面的纽约航管中心的通话情形。
      这里使人“谜惑不解”的是:美国航管总署对民航飞机的驾驶员有明确的规定:如果飞行中的飞机在无线电频率上听到任何有危害飞机或者飞机上乘客安全的讲话,必须立即向地面的航管中心报告。      对其他任何一个美国的民航飞机驾驶员来说,这可是个不可思议的事情:美国航空11次航班飞机上的“恐怖分子”所宣布的“劫机宣言”,是发生在8:24或者8:24以前,为什么联合航空175航班飞机的驾驶员,要在飞机飞入了纽约的航管中心、在他听到那通来自于其它飞机上可疑的“谈话”的整整18分钟后,才向地面的航管中心报告这样“偶然”听到的、令人生疑的无线电通话?并且,飞机在飞入纽约航管中心后,联合航空公司175次航班飞机也并没有根据规定,向地面马上通报飞机的位置,这是为什么?
      在最后,飞机的驾驶员要求地面的纽约航管中心“记录”下来他通报的、听到“令人生疑”的谈话内容。
   这里有点悬疑的是:这位联合航空175次航班飞机的驾驶员、曾经是美国航空母舰上战斗机飞行员,为什么要强调地面的纽约航管中心“记住”他讲的话,难道不明白任何飞机上与地面的无线电通话,会被自动记录的吗?
      这里只能说明这架飞机什么时候被劫持的都无法确定。
      8:46分,在飞行中的联合航空175次飞机,突然改变了飞机上的“飞行识别仪”的程式和密码。
      8:47分,飞机又一次改变了飞机上的“飞行识别仪”的程式和密码。情况十分危急。
      根据“911委员会”的调查报告推断所做出的结论:联合航空175次航班飞机的飞行控制也就是在这个时刻,被“劫持”的。劫机方法与美国航空11次航班同出一辙。

    在地面纽约航管中心的航管员大卫.波提格利亚,负责监督管理联合航空175次航班飞机,他马上接通了与飞机上通话的无线电频率,开始呼叫联合航空175次航班飞机的驾驶舱,他频频地声嘶力竭喊叫着,要求飞机驾驶员马上改回飞机上“飞行识别仪”程式和密码。但是,联合航空175次航班飞机上的无线电频道一片寂静,杳无音讯。      这位经验丰富的航管员虽然不知道,美国航空11次航班飞机已经“出事”,但是,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他,出事情了,而且事态严重,危险正在降临。      被改变了“飞行识别仪”的联合航空175次航班飞机,已经无法在纽约的航管中心雷达屏幕上,显示任何可靠的飞机在飞行中的资料和数据,与在911那天,代号叫“北方卫士”的演习中,北美防空指挥中心在美国航管总署管辖下的各大航空管制中心的雷达屏幕上,“灌输”不存在的“幽灵”飞机在雷达上显示的“荧光点”完全一样,再也分不清了。         情况紧急,刻不容缓,时间不等人,必须当机立断。大卫.波提格利亚马上接通了美国航管总署在弗吉尼亚州赫登总部的电话,报告联合航空175次航班飞机“发生问题”的紧急状况。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的报告被“置之不理”。因为,美国航管总署总部的“领导”们,正在为处理美国航空11次航班飞机“被劫持”及失踪的“事故”而忙得“鸡飞狗跳”,不便被“打扰”;而且,他们也腾不出手来处理联合航空175次航班飞机的“新情况”。      有这种事情吗?太离谱了。这里只能说明“恐怖分子”把劫持第二架飞机的时间安排的太好了,第一架被劫持的飞机还没有处理好,不相信会同时出现第二架的时候就出现了第二架同样被劫持的飞机。
      8:49分,联合航空175航班飞机上发出的“杂乱无章”的讯号,也从纽约航管中心的雷达屏幕上消失;那就是说,飞机上的“飞机识别仪”被离奇地关闭。
         8:59分,10分钟后,飞机上的“乱码”讯号又重新出现在纽约航管中心的雷达屏幕上,依旧是“杂乱无章”,无法送出飞机的飞行数据和资料,地面的雷达也根本无法辨别飞机的高度、速度、和飞行位置,究竟哪一个“荧光点”是联合航空175航班。
      9:01分,危机已经迫在眉睫,所有反“劫持”手段又都失败了。
       这时,纽约航管中心的一位经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焦虑和焚心似火的责任感了。于是,他不管一切地采取了行动,再一次接通了美国联邦航管总署指挥中心的电话,并在无可奈何中绝望地喊叫道:
      我们这里出了好多状况,并且越来越糟、越来越糟。我们需要空军配合我们(即出动战斗机),我们这里又出事了,又有飞机发生了同样危急的情况(指又有飞机被劫持)……”。
    但是,已经太晚了。          9:03分,一架巨型的灰暗色的飞机,在全世界无数电视镜头的焦聚和睽睽众目之下,犹如一个死神派遣的幽灵,在纽约的蓝天里摇摆着机身,歪歪斜斜地一个急转弯,在一团耀眼的巨大火球和爆炸中,一头栽进了纽约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的南楼(第二幢楼)的83层高处。          8:46:38秒,第一架被劫持的飞机撞入纽约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的北楼(第一幢大楼)的92层,到9:05分,又将近20分钟的时间,为什么还没有空军的飞机起飞拦截了?“双保险”的第二个密解开了。

         第3个演习,在离纽约曼哈顿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只有8分钟航程的大西洋城(属于新泽西州),那儿确有2架全副武装的,属于新泽西州国民空军第177战斗飞行支队F-16战斗机,长期驻扎在大西洋城国际机场的机棚内,目的就是不管风吹雨打、冬寒夏署、每个礼拜7天、每天24小时负责保卫纽约曼哈顿的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这2架F-16战斗机每天例行操作的第一个任务是:在早晨8 点钟飞行员准备出动、地勤人员在飞机挂装四枚空对空响尾蛇导弹,在跑道上集结向基地塔台作例行的报告,等待起飞的命令。      根据日常训练和作业的日程表,战斗机会在8:30分升空,飞往纽约的曼哈顿的上空,作半个小时的例行巡逻,以确保世界贸易中心的摩天双塔不会遭到任何危险飞行物的“染指”,然后,在9:30分前飞回到大西洋城。

但是“碰巧”的是,在911前,这2架F-16战斗机接到了北美防空指挥中心高层最新的命令,要他们在911的那天,取消飞往纽约曼哈顿的日常巡逻,而代替的任务是,去新泽西州荒瘠的松树峡-美国国民空军的演习和武器试验地,进行轰炸演习。这个演习的目的就是调虎离山。
      只能说明这架飞机的程序也被提前更改了,军事演习成功地配合了911的恐袭,几个“恐怖分子”的能量达到让人怀疑的程度?9:05分,在纽约世界贸易中心第二幢摩天大楼-南楼被撞的2分钟后,波士顿航管中心的航管员已经“等不及”、也“顾不得”美国联邦航管总署的指挥中心将会采取什么行动来处理这样的紧急状况,就“擅自”下达命令,要求所有在波士顿航管中心管辖区内飞行的飞机,必须特别小心,严加防备可能发生的“劫机”暴行。
      波士顿航管中心并马上请求了美国联邦航管总署的指挥中心,要求指挥中心将同样的命令传达到全美国所有的航管中心,并由每个航管中心转而警告每一架在天空飞行的航班客机,严防劫机!
      其实这仅是为了以后好有个交代,明眼人都知道劫机并不是在天上,实质是在地下,改变飞机程序的时候就是劫机开始的时候。
   第三架被劫持的飞机,紧接着美国航空公司77号航班
      8:20 从华盛顿飞往洛杉矶,飞机上有乘客58位和6位机组人员,共64人
      8:50飞机上无线电通讯中断。
      8:56飞机关闭了飞机的“飞行识别仪”,飞入印第那不勒斯航管区域
  9:00飞机离奇从地面的雷达上消失,印第那不勒斯航管中心通知军方,要求搜索、寻找可能坠毁的飞机
  09:37:46,以高达530英里的时速撞毁在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导致机上所有人员及楼内大量军官死亡。
      9:40被报道撞入了华盛顿的五角大楼-美国国防部。
   从8:56飞机关闭了飞机的“飞行识别仪”,到09:37:46,撞毁在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在这近40多分钟的时间里,它到哪里去了?只能说明它藏在第2个军演的“荧光点”中去了。

事情还没用完。
      8:42,美国联合航空公司93号航班从新泽西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起飞,飞往旧金山。
      9:32,一名劫机者以机长身份向乘客发表声明,称机上携带有炸弹,示意乘客坐下,飞行记录器表明飞机自动驾驶系统将飞机掉头并飞向东面。飞机又被“恐怖分子”输入电脑程序所控制。
      9:39,克利夫兰空中交通控制中心收到劫机者发布的第二份声明,声明称机上有炸弹,飞机正飞回机场,要求乘客坐下,但同联航第175次航班情况相同,该声明并未发布到乘客通话频道而是直接发布至控制中心。劫机者在不同的飞机上犯下同样的错误,只能说明他们执行的是相同的计划。
      这时,乘客与机组人员已经开始联系地面人员,至少有10名乘客和2名机组人员和地面人员联络,机上人员报告称劫机者戴红手帕,迫使乘客向飞机后部转移。同时,一部分机上人员通过地面人员得知了世贸中心遇袭的消息。
         9:57,乘客的反击开始,一名乘客在电话中说:“所有人都往头等舱冲去,我也得去了,再见。”
      09:59:52,录音机记录下机内巨大打击声、撞击声、喊叫声、玻璃和盘子破碎声。一名乘客说道:“进入驾驶舱,不然我们死定了!”16秒后,一名乘客吼道:“冲啊!”飞机忽然失去平衡。
         10:02:23,飞机开始朝下翻了个身,伴随着乘客持续的反击声,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第93号航班以580英里时速坠毁在宾夕法尼亚州香克斯维尔的一片空地上,距离华盛顿特区只有约20分钟飞行时间。


      白宫就此逃过一劫。


      911的制造者就心满意足了吗?没有,还有一半的任务没有完成,是什么任务呢?请看下一集。


      (资料来自 911调查报告)










   

老成都 发表于 2019-12-7 10:37:02

   六、金融帝国的象征和骄傲      纽约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大楼,在 8:46:40和 09:03:11,惨遭2架凶残的飞机暴虐蹂躏后,瞬时熊熊的烈火和浓浓的黑烟,弥漫在曼哈顿上空的蓝天,涌入云层,飘浮在苍穹。  在世界各地,几乎每一个家庭里的每一台电视屏幕上,都展示了这一触目惊心的景象,让人心惊胆跳、地狱离人间到底有多近。      纽约时间早上9:59分,让全美国、全世界怵目惊心的“灾难”发生了:世界贸易中心的摩天南楼,就是全世界在电视上看到惨遭飞机撞击的第2幢摩天大楼,在毫无预兆警告的情况下,突然倒塌,卷起滚滚的弥漫天际的尘烟,犹如有晴天霹雳,在短短的9秒钟的瞬间,被夷为平地。         30分钟钟后,也就是在10:29分,世界贸易中心的摩天北楼,第1幢遭到袭击的大楼,也同样在毫无预兆警告的情况下,惨遭相同悲惨的崩塌命运,在10秒中内,被夷为平地。
两幢矗入雲霄的摩天大楼,在纽约曼哈顿鳞次栉比高楼大厦中好比是皇冠上的珍珠、是美国金融帝国的象征和骄傲,分别在9秒、10秒钟内干净利索、魔幻般地化为尘埃灰烬,随风飘逝在蓝天白雲之中,永远地在寸土似金曼哈顿消失了!
      全世界数以亿计的观众在电视上目睹了这一幕震惊万分、不敢相信的画面。世界贸易中心周围街面上亲临这个“浩劫”的纽约民众,被这个“悲壮无情”的一幕,惊吓得不知所措,悲伤、惊恐、无奈、困扰、和愤怒的情绪混为一体,在每个人的心头汹涌奔腾。
      曾经是雄伟、壮丽的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子塔惨遭如此巨大的灾难,2幢各110层楼的大楼,在瞬间成为废墟和灰烬,只剩下寥寥一堵几层楼高的断垣残壁;大楼在霎间被肢解成支离破碎的残骸,在灼热火焰的蹂躏下变成粉末状的尘灰,飘散四周。在已变成“废墟”的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周围的街头,铺满了深达半尺、可淹没脚踝的尘灰。
      纽约世界金融中心的形象倒塌了,美国引以自豪的标志性建筑倒塌了,美国的形象倒塌了。美国也不是一个安全的国家,投资者资金纷纷外逃,对美国的打击远大于911的直接损失。
      
         看这世界金融中心是怎样倒下的。
         世界贸易中心的摩天南楼在被撞的瞬间,窜起巨大的火球。首先被撞的北楼,已是黑烟滚滚,直冲云霄。被撞的两幢大楼,虽说是满目苍痍,但是受创的部位,却是在大楼的顶部,对大楼的结构和下面的“基础”,会造成后来“毁灭性”的崩塌吗? 
      在惊愕于震惊中,有些人甚至感叹:怎么连美国也会有这样的“豆腐渣”工程?是“豆腐渣”工程吗?还是另有全世界公众未被告知的隐情?下面,让我们先来简单介绍一下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的设计结构和建筑工程。
      1966年8月5日,全球最高的摩天办公大楼—世界贸易中心双塔正式隆重破土动工,由纽约和新泽西港务局出资兴建,特聘斐声远扬的史格林•杰克森建筑工程公司作为总承包商,负责建造。而设计师却是当时最为著名的出生在西雅图的美国日本裔山崎。
      有趣的是,这位设计师虽然以建造摩天大楼而闻名遐迩,自己却患有“恐高症”。而一个患有严重“恐高症”的建筑设计师,负责设计当时全世界最为高的建筑双塔,似乎有点不可置信。
      可能是这个原因,他把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大楼外墙表面的竖梁间隔的距离,设计为区区的22英寸;所以,当时也有人认为,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的玻璃窗,是全世界所有摩天大楼中最为狭窄的。摩天双塔外部的浅灰黄色的竖条纹状的结构,也以单纯、简洁明亮的风格而闻名于世。
      由于当时建造如此高度的摩天双塔史无前例,无论在大楼的设计或工程施工上,都面临前所未有的极大挑战;再加上,摩天大楼的本身重量和高空的风速所造成的压力和摇晃摆动,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顶部的摇晃幅度,竟达8米之巨。但是,归功于和建筑工程和科技的精工杰作,大楼里面的办公人员并不会感觉到大楼的丝毫晃动,依旧感觉“稳如泰山”。
         设计工程师们采用了封闭钢管式的建筑方法,大量使用银灰色的铝合钢柱粱;每根钢柱的宽厚达18英寸,由总共有四十七根这样的钢柱组成大楼的外围。钢柱之间相隔只有22英寸,形成大楼的“方管”楼状。
      另外,再加上六条坚固巨大的主轴中心钢柱,作为稳固大楼的坚实基础。大楼的全部重量,基本上由中心主轴的六根钢柱来承担,大楼外面的风速和空气对大楼造成压力,则全部由四十七根外围的铝合钢柱来吸收、化解。
      这样建筑设计似乎看来非常简单,在当时却是前所未有的;纽约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的建成,把全世界的摩天大楼的设计和建筑,带到了一个新的纪元。细心周到的大楼设计师们,在60年代已经周密地考虑到可能出现的飞机“撞楼”事故。因为在1945年6月25日,当时全世界最高的大楼、纽约曼哈顿的“帝国大厦”,被一架B-52轰炸机意外所撞。但是,所庆幸的是,大楼只有被撞出一个洞,掉了几块砖而已,只有伤到皮肉,根本没有牵动筋骨和动摇大厦的根基
      尽管那个“撞楼事故”发生在建造大楼的20多年前,而且对大楼的伤害只有一点“皮毛”,但是,却足够让建筑师们不敢掉以轻心。所以,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的建筑结构,被特意设计、建造得坚固异常,足够可以承受波音707客机的冲撞、以及高达摄氏3000度的“烈火摧残”;是因为高浓度的飞行汽油的最高燃烧温度,只能达到在摄氏800-1100度左右,确保大楼不会被火焰造成“致命伤害”。
      另外,大楼全部使用了高质量的绝燃防火、耐烧坚韧的建筑材料,摩天大楼内支撑整个大楼的钢柱和横梁,都被涂上半寸厚、足以抵挡3000度高温燃烧的防火涂料层。建筑师们并采用大楼每层紧密封闭的技术,在万一摩天大楼遭到火烧的情况下,可以把火烧的灾情所造成的灾难,减小到最低程度。
      并且,摩天大楼的抗震程度,足够可以抵挡7级地震;如果摩天双塔万一遭到“飞机撞楼”的意外事故,可以“经受”2万3千磅飞行汽油燃烧的“摧残”。
  而当时波音-707和波音-767的飞机油箱容量一样,为2万3千磅飞行汽油。
      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的设计和建筑,可以说无可挑剔、举世无双,并且誉满天下,被建筑界的权威人士赞为坚不可催,一个“革命性”的了不起的成果。
      世界贸易中心的摩天双塔办公大楼在1970至1973年开始逐步开放招租使用,而正式的官方剪彩庆祝仪式,是在1973年4月4日。为什么如此坚固、在纽约曼哈顿历尽将近30年冬寒夏暑、风吹雨打沧桑的摩天双塔,竟如此的那么“不堪一击”?
      根据美国当时正式负责调查处理911“恐怖攻击”的政府机构-美国联邦救灾总署是这样作出解释的:飞机在撞击大楼时,产生了强烈巨大的冲击力,严重地损害了摩天大楼的建筑结构。飞机上2万3千加伦的高燃飞行汽油在熊熊的烈火燃烧中所产生的高温,烧溶了大楼的钢柱支架结构,以至纽约世界贸易中心的摩天双塔倒塌。
      美国联邦救灾总署“下辖”和“聘用”的工程师“专家们”,还引用了烧饼理论和骨牌效应,来解释说大楼被撞击的高处楼层的钢柱横梁,在烈火燃烧的“摧残”下,不胜重荷,纷纷不支瓦解倒塌,以至上面高层的钢柱横梁支架开始往下崩落、并挤压了在下面层楼的钢柱支架,然后下面的层面,再往下挤压下面的层楼,犹如一张张的烧饼,被挤压在巨大的摩天双塔大楼的“方筒”里,一层又加一层地往下挤压而造成崩塌。
      
                  情况真的是这样的吗?
      有张照片清楚地证明,大楼在崩塌前就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大楼的顶部在威力巨大的爆炸中断裂,然后在瞬间崩塌,被夷为平地。
      第1幢大楼在倒塌的一霎那,毫无疑问可以看出是大楼内部发生了巨大的、全方位的爆炸,巨大的爆炸威力瞬间把大楼的顶部“化为乌有”,爆炸时产生了独特的蘑菇云和“棕榈树叶”状。
      美国联邦救灾总署这样的理论,在当时对一些已经被“恐怖攻击”义愤难填的美国民众来说,似乎提供了一些“牵强附会”的解释。
      但是,对很多有着强烈要求搞清911“恐怖袭击”真相的美国人民来说,这样的解释无法让人信,尤其是许多在物理、化学、工程、建筑等许多方面享有盛誉的权威、专家们来说。他们在不同的场合和全美国不同的地点,对美国联邦救灾总署解释大楼“倒塌”的原因,提出了强烈的置疑和挑战,并且认为这样的理论,在科技根据、和逻辑上,也根本站不住脚。
      首先,飞行汽油的燃烧温度,的确比一般的汽油燃烧热度来得高。但是,再高也得有一个限度。在一般的情况下,飞行汽油最高的燃烧温度只能烧至摄氏800-1100度,还要看当时的氧气供给情况而定。
      根据世界贸易中心的建筑师和工程施工的要求,摩天大楼的47根钢柱和支撑横梁,都有涂上厚达一英寸的、抗热耐烧所需的特殊涂料;而熔化这些抗燃涂料的温度要到达摄氏2800-3000度,而民航飞机上的飞行汽油的燃烧所产生的热量只能达到1000度左右高热,远远不够烧熔、烧穿这些钢柱外面的保护层涂料。
         这些高浓度汽油的燃烧,对大楼里面钢柱最大的“伤害”,可能是减弱这些钢柱的结构和支撑。因为大楼里面火焰燃烧的程度不会全部是一样的。所以,支撑大楼里部的47根钢柱被火焰“破坏”的程度也不会是全部一样的。飞机撞击大楼的高层,是大约在90几层,根据“911委员会”的调查报告,从被撞的北楼的92层以上,大楼的通道和救生楼梯全被大火阻隔,92层以上的办公人员全部不幸被困。
      试想一下,92层以上的层面是“重灾区”,但作为1幢110层楼的摩天大楼,92层以上只是大楼全部层面的五分之一,燃烧的飞行汽油又如何有如此神奇的力量,下面的90多层楼的大楼层面和结构,也一起殃及?另外,大楼里面每层的封闭系统、和在每一层楼面的自动浇水灭火装置,即使不是扑灭大火、但也会毫无疑问地减弱火焰的燃烧,以及减慢、减弱烈火对下层的蔓延和入侵。也就是说,如果大楼的上层惨遭大火的蹂躏的话,下面层楼受损的程度不会是完全一模一样的。
      如果说,是大火的燃烧造成了大楼的结构“动摇”,但熊熊的大火会同时平均地烧损大楼每一个层面的钢柱支撑结构吗?当然不会。
         所以,烈火的燃烧而引起摩天双塔的全面、几乎是每一层楼面同时崩倒坍塌的解释,不能令人信服。所有在电视上看见过摩天双塔崩塌画面的人,都清楚地知道:大楼在隆隆腾起的灰烟尘土中,瞬间倒塌。2幢各110层楼的摩天大楼, 在9秒和10秒钟的瞬间,被夷为平地。
         当飞机撞击大楼时,当然,产生如此巨大的火球是因为飞机上满载着2万3千磅的飞行汽油。但是,飞机撞击大楼时产生的火球越巨大越壮观,却也会消耗越多的飞行汽油。这个道理就像把越多的火柴棒捆在一起,产生的火焰就会越大,同时,那当然也会消耗越多的火柴棒。
      飞机上2万3千磅的飞行汽油,在飞机撞击大楼时,已经产生了犹如电影特技般的“壮观”效果,巨大的火球在瞬间吞噬和消耗了绝大部分飞机上的高浓度飞行汽油,而剩下的、溅入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南楼的“剩余货”,根据美国联邦救灾总署911专职调查人员伯纳特(JonathanBarnett)先生在调查后表示,全部的汽油在飞机撞击大楼以后的10来分钟内, 基本上已经全部燃烧贻尽。
      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假设大楼里的熊熊烈火能够燃烧到摄氏1000多度高温的话,那大楼里面的“氧气”无疑会被燃烧殆尽的,被困在摩天大楼里的上班职员-“办公族”,都将“窒息”而死。但是,事实上有无数的“幸运”的、“识事务者”人士,他们当机立断,从80、90层的高处,徒步走下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里面的救生楼梯,而死里逃生。他们九死一生的“历险”记,犹如声色屏纷的传奇故事,被广泛地传阅。
      美国《新闻周刊》曾登载这样神奇的故事:一位年近70岁的纽约妇女,在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北楼(第1幢被飞机撞击的大楼)的90层楼的高处,租有办公室和拥有自己的生意。911那天她坐在书桌前打电话,突然间一声巨响,大楼猛烈地摇晃,仿佛经历了大地震,天摇地动。
      她在慌忙中冲出自己的办公室,想探个究竟,只见外面的走廊里已经乱作一团,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人群。但是在那个时候,大楼的保安在电梯前,告诉大家电梯已经不能使用,请大家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要保持冷静。而摩天大楼内紧急保安广播系统,也叫大家不要惊慌,办公室是最为安全的地方。
      这位女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办公室不是久留之地。于是,她再一次走出来,下定决心要走楼梯下去。大楼的保安屡次想劝阻,却无法阻挡这位执意走下楼的女士。
         大楼里的好心保安想到这位女士年事已高,已经年迈体弱,无法一个人进行这样艰苦的下楼“长征”,于是,他便坚持要护送这位女士,“背扶”她下楼。他们俩一路跌跌撞撞,“携手同进”,历尽艰险地走下摩天大楼90来层楼的阶梯,终于到达楼底的街面上,在大楼崩塌前死里逃生,双双拣回2条命,对那位保安来说,真是好心有好报。   
      故事还没有说完,那位“幸运”逃生的女士,有个儿子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工作。儿子刚从电视上,看到大楼被撞的新闻,再一看那正是母亲上班办公的楼层,浓烟滚滚,在熊熊的大火中燃烧,心里不竟一阵悲恸伤心,想想母亲一定凶多吉少。
      于是,这位的儿子含着眼泪,匆匆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准备去纽约给母亲料理后事。但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想把书架上母亲的照片放入旅行袋中的同时,无意碰落了一本书。他捡起那本书一看,书名竟然叫“奇迹会发生”。他当时顿时倍感安慰,觉得母亲有希望安然无恙。也就在那时,他母亲从纽约打来的电话响起,向他报平安。
      这是个传奇一样的故事,在这里要说明的是,除了人世间有友爱温情、有超自然的奇妙“巧合”外,还要说明的是一个现象:如果大楼内的火焰熊熊燃烧到超过1000度温度的话,烈火的高温会耗尽大楼内任何一处地方的氧气,大楼里面的逃生人群,也必然在高温中无法存活。
      再回到美国救灾总署所谓的“烧饼理论”:那就是上层的崩塌,挤压到下层的层板,下层的层板再压垮下层而引发所谓的摩天大楼的崩塌的解释。
         假设,大楼是这样的情形倒塌的话,每一层的崩塌都会遇到下一层楼板的阻力或者支撑。每一层楼面之间,除了有横梁和层板相托之外,还有楼层与楼层之间的交叉斜梁来顶托,形成交叉的x形状。这样的建筑设计,无非是为了增加摩天大楼的支撑力度,即使大楼的上面楼层开始倒塌时是“势不可当”、的话,但是要打破下一层的“阻力”或者“支撑”,也不是“摧枯拉朽”般地、“不费吹灰之力”那么轻松的。大楼在下坠的过程中,也需要经历像“过五关斩六将”的“艰辛”过程。
         再假设,如果这样的“艰辛”过程,所需要的只是一秒钟的时间(这已经是想象中最快的了)就可以压垮一层楼板,那压垮每一个层面的楼板所有的时间加起来,如果就从南楼的92层楼、北楼的83层楼起算,整个“倒塌”过程也需要至少80多秒的“漫长过程”。但是,事实上是:这两幢摩天大楼都在不到10秒钟的瞬间,被夷为平地和化为灰烬。
      而根据物理实验,一块石头如果从400米的高空自由坠落,落地的时间在10秒钟。那么,摩天双塔的楼高分别分为北楼417米和南楼415米,在不到10秒的速度被夷为平地的话,那么毫无疑问的是,摩天双塔是在“自由坠落”的情况下,双双落地的。所以,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是由上面的楼层压垮了下面的楼层、而引发大楼崩塌的说法同样站不住脚。
      然而,更令人震惊和困扰的是:根据资料,每幢大楼的玻璃窗就多达21800个,防震的钢化玻璃有20多万吨,各种钢梁、钢架、混凝土墙柱和墙壁,一幢110层楼的摩天大楼,共有120万吨的各种“建筑材料”,当然,这还不包括大楼内各层楼办公室里的家具、电脑、电话等其他东西,即使摩天双塔在坍塌后的“废墟”,也至少有几十层楼高,会堆成两座废墟小山。
      但是离奇的是,大楼在崩塌后,全世界所见到的“废墟”,只是那么几堵“断垣残壁”;2幢高矗入云霄的“孪生”摩天双塔不仅离奇地突然“神速”倒塌,更离奇的是:在倒塌时绝大部分的楼层、和绝大部分120万吨的建材,都消失得无踪无影,莫名其妙地变成粉末,“蹊跷”地在曼哈顿的上空随风飘逝和“蒸发”。
         众所周知,高浓度的飞行汽油的燃烧所能够产生的力量,是不能够使世界贸易中心的摩天双塔“自由坠落”、变成粉末、并且莫名奇妙地“蒸发”在曼哈顿上空的。而在全世界的城市建筑历史上,这可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惊奇,因为自从一百多年前,人类开始建造高层的摩天大楼开始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一幢大楼是因为被火燃烧而倒塌,从来没有。
      毫无疑问,是“特殊神秘”的物质,才可以产生如此强大的“威力”,对纽约世界贸易中心的摩天双塔大楼,造成这样如此巨大的毁灭性的“摧残”。根据录像记录和幸存者的证词,在这里有足够的证据:纽约世界贸易中心的摩天双塔大楼,是通过“定向爆破”被炸毁的。
         特丽莎∙凡里斯,一位从世界贸易中心北楼47层幸运逃生的女士,这样描述她的“历险记”的:“我们靠着手电筒逃到(大楼)地下室的“宝德书店”,再搭上自动扶梯逃到了教堂街时,听到许多爆炸声。大楼里到处是炸弹,我相信有人正拿着炸弹的按钮, 在逐一引爆炸弹。我根本不敢从教堂街跑到百老汇街,那儿是一声接着一声的爆炸,我根本不知逃往哪里”。
         路易∙卡奇奥里,是一位51岁、有20多年救火经验的纽约消防队员,911那天,他被派到哈林区的47号救火消防车上。他说:“在飞机一撞楼后,我们就是第一批赶到第二幢大楼(南楼)的,我带着其他的消防队员从电梯里到二十四层,准备疏散那里上班的工作人员。
      “当我们最后一次要上楼的时候,有炸弹爆炸了,我们相信大楼里有很多炸弹埋藏在里面。幸好我那时有人与我在一起,我们被困在电梯里,他刚好有工具才把电梯撬开…..”
      卡奇奥里非常幸运,能及时逃离大楼,从而能活着告诉世人他的“经历”:见证了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是被炸药炸毁的。
      但是,他的其他344位“战友”们——约消防局的救火员们、纽约警察局、和纽约港务局的勇士们却没有那么幸运,他们为了能够救出“不幸”被困在里面的的各大公司的办公人员,而英勇地显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愿他们的英魂长存,在烈火中永生!
      有些消防救火员通过无线电报告说,看到大楼里有奇怪的,不应存在的可疑“电线”……
         
有些消防救火员透过无线电明确地告诉外面的消防人员,里面的炸弹在不断地被“引爆”……
  有的消防救火员告诉地面的指挥中心:到处有炸弹的爆炸声……
      好几位在被飞机撞击的“重灾区”-高层的纽约消防救火员,奋勇救火,通过无线电明确地告诉地面的消防指挥中心:火势已得到控制,飞机撞击大楼造成的破坏和损害已经被限制在局部,形势稳定,大楼基本上安然无险……
      但是,突然间,出乎意料地、犹如曼哈顿上空的“晴天霹雷”,随着沉闷、隆隆的巨大的爆炸声,脚下的大地在颤抖,曼哈顿在颤抖,美国在颤抖,全世界在颤抖。高矗入雲霄的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的南楼,首先在一阵痛苦的“呻吟”中,莫名其妙地在腾起的烟尘中,在瞬间崩塌。
      正在连续不断与大楼内消防员通话的无线电通话突然中断了,除了对话机中的小喇叭传来“吱吱”的电流杂音,然后是撕人心肺的沉寂…大楼在阴森沉闷、犹如滚雷的隆隆巨响中,激起巨大的尘雾烟球,吞没了周围的一切。摩天大楼的钢柱、混凝土、和玻璃,已变成“粉末”和灰烬,卷起巨大的烟球,飘飞四周。摩天双塔的南楼,在9秒钟内,被巨大的尘烟“吞噬”;大楼里来不及逃生的工作人员和纽约消防局的救火员,在刹那间被化为灰烬。
       在地面马路上无数纽约消防局、港务局、和警察局的主管和同事们,及在场围观的人群,被眼前的突如其来的“灾难”惊呆了,无数的人当场凄然泪下、或者失声痛哭;无数的人在惊愕中凝固在原地,仰望着滚滚的烟尘,难以言语。


      阿尔伯•杜利,纽约市消防局的“纵火调查处”的主任,在911之后的第二天、就是9月12日,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电视采访时,含着热泪说道:“差不多9点钟之后,有3百多位消防员,在大楼内解救困在大楼里面的办公职员。那时,还有5百多人堵塞在大楼的救生楼梯里,楼梯里已经没有了照明的电灯,里面漆黑一团,每个人都在惊慌失措地尖叫,争相逃命,情况混乱。这时,我手下的消防队员正在通过无线电向我报告说,他听到爆炸声,并说看见爆炸装置。大楼正在连环爆炸,然后大楼就塌了。”此时,他便用宽厚的手背擦拭眼泪,强忍内心的悲痛。
                   我们再来看罗曼诺博士,他是新墨西哥州理工学院能量物质研究和测试中心主任,也是全美国首屈一指的炸药爆破权威。他工作的研究所深受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的“青睐”,每年从那儿得到好几千万美元的试验和研究经费,来从事各种尤其是炸药对飞机、泥土和建筑物等方面的爆炸所产生各种效应,以便给五角大楼提供最佳、最新的炸药爆炸方面的讯息、数据和研究结果。
      这位炸药爆破“权威”专家这样认为:世界贸易中心摩天双塔的坍塌“太整齐”,是典型的“定向爆破”的杰作。他并说道:“我的判断是,根据录像上看到的,在飞机撞楼之后,是大楼里的爆炸装置炸毁了双塔大楼。”他还补充说道:“如果是飞机的撞击而使大楼发生这样的灾难,几乎是非常困难的。”他最后还说道:在大楼里放置炸弹是恐怖分子一惯的“拿手好戏”,只要将炸药放在大楼的“关键位置”,就可以达到那样的效果。




      不容置疑,人证、照片和视频都清楚地显示了世界贸易中心南楼在倒塌的刹那间,产生了如此巨大的爆炸,是谁在大楼里“预先”埋置了炸药?
      要知是谁在大楼里“预先”埋置了炸药?,请看下一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5 被劫持的三架飞机

成都人论坛官方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