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 发表于 2011-9-14 15:13:35

怀念我的中学老师

      
原创,严禁任何形式转贴

    我的小学和中学时期都是文化革命期间度过的,

   初70级,该进中学的时候,由于中学没有足够的收生能力,在小学继续读了一年,称为小学戴帽子。读完了初一才进入中学。那时是全班统一进入一个学校,没有考试,没有选校。我们进入了成都十二中读了两年,1973年初中毕业了。那时才恢复高中,我们的上一届是国家正式恢复高中的第一批,我们是第二批。刚开始对进入高中的学生要求很严格,第一个条件是家庭没有政治问题,成份要好,第二是本人表现要好,学习要好。名额限制,只有16%的初中毕业生能进入高中。

      我们初中全班有60人,只有10个名额,我是共青团员,学习委员,初中毕业的考试成绩是全班第三,我的班主任叶老师推荐了我,把我排在第四位,所有任课老师都没有意见,同学们也没有意见。

      当时高中录取程序是这样的,全年级12个班,每个班主任把所推荐的学生报到学校,学校进行政治审查,在学校的招生会上,班主任把推荐的学生一个一个的介绍,每介绍一个,学校再把这学生的政审情况给全体参加招生工作的老师作介绍,全体老师没有意见,就通过。

   我们是12班,最后介绍情况,当叶老师介绍完我的情况的时候,学校公布我的政审情况:该生隐瞒了成份,他家庭成份是资本家,剥削阶级家庭出身,该生本人报的成份是独立劳户,对组织不老实。一石击起千重浪,多数老师发言都表达了一个意思,该生敢于欺骗组织,混入共青团,还想继续欺骗组织,这是阶级问题;我们学校是培养无产阶级接班人还是培养资产阶级接班人的问题;是我们老师自己的阶级立场问题。矛头直指叶老师,会场出现严重一边倒的情况下。叶老师发言了:1.该生从来就报的家庭成份都是独立劳户,不承认是资本家,我们应该本着对人负责任的态度,去再作调查,弄清事实;2.就算是资本家出身,我们有成份,不为成份论,重在自己的表现;3.该生积极向组织靠拢,加入了共青团,本人表现也好,就算是资本家出身,也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此番发言,引来了多数人的反对:教育者应该有鲜明的政治立场,不能为少数剥削阶级子女说话,应该为广大的劳动人民家庭出身的子女说话,这也是我们教师的立场问题。叶老师成了攻击的对象。这时我的英语老师(后来是我高中的班主任)周老师说话了:该生表现不错,就算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我们也应该教育,一个十多岁的学生,我们应该对他负责,我们再对他的家庭进行政治调查。校领导同意了周老师的意见,派人到我家的住处进行调查,到底是什么成份,他为什么不承认。

         第二次外出调查的人到我的街道邻居去走访,很快就回来了,院邻们都说就是他家现在的住处,53年都还在开工厂,肯定是资本家,是剥削阶级,文革期间家是被抄了的。

      叶老师也找我去谈话,问我你们家到底是什么成份?为什么都说你家是资本家?你们为什么又不承认?我说:我父亲50年代定的就是糖果业独立劳户,当时一共有多少家都定为这个成份。是文化革命期间抄我们的家,才说成是资本家的,所以我们就一直不承认是资本家,我父亲也从来没有拿过资本家应拿的定息。叶老师叫我去找学校的团委谈一下,我也去找了团委谈话。

   在第二次的招生工作会上,外出调查的人员拿出了调查结论,邻居反映该生的家庭出身是资本家。叶老师讲该生现在还是说他家不是资本家,成份是50年代定的,文化革命期间才说的是资本家,学生当然不承认。又有人提出,到现在为止,调查结论都出来了,你还为一个资本家的儿子辩护,你阶级立场有问题了,你忘本了。叶老师说,我作为他的班主任,了解事实,是我的责任,我说的都是我该说的话,我说的话我敢于承担责任。为了这个学生的问题,看来连班主任老师都要被牵连了。周老师发言了,周老师以前是民主党派的干部,文革期间下放到57干校,回来就到十二中教英语,他说,这种事情太多了,这种外调方式,被调查人所提供一切,都是不承担任何责任的,最权威的方法是去查他父亲的档案,上面记载的就是权威的、官方的认定,谁也不能不承认。

      为一个学生升学,学校派出了第三批调查人员,到派出所去查我父亲的档案。

   当我得知为了我的升学,叶老师、周老师两次的发言和他们当时的处境时,我担心和害怕同时涌上心来,我怕他(她)们因为我的事,被扣阶级斗争立场不坚定的帽子,怕他(她)们被批斗,重新下放到干校。我想啊想啊,想到了我成都鎲扒街小学老师被批斗的场面;我的小学班主任老师,为了表现自己的阶级立场,显示自己对地主阶级的仇恨,组织本班学生,对本校的一位地主成分的老师进行批斗,我们还是小学三、四年纪的学生,怎么批斗呢?就组织几个成分好的学生上去,把被批斗老师乱打一顿。被打的老师,曾经就是我们的音乐老师,40来岁,无儿无女的一个寡妇,被打得抱着头哭天喊地,同是女人,就这么下得心,这就是学校的阶级斗争。又想到了我鎲扒街小学的这位姓黄班主任老师,曾经这样处理问题的,我班上两个男同学打架,她给别的老师说:“两个学生家庭出身都是工人,我能判哪个不正确嘛?”当时我正在这位老师旁边写检查,我顿悟了:“什么叫是,什么叫非,什么叫正确,什么叫错误,在那个班上、那个环境,成分不好,当然处处都是错的,当然该写检查。”在这所小校我成分不好,没法活下去,就离开这班,离开了这学校。都是同一个时代,都是老师,为什么我的中学和小学两位老师有这么大的差别。我们在大谈仁爱之心时是看不出来个体的表现,只有在那个年代才能显出人心的丑恶的一面,

   第三次调查的人回来了,查到了我父亲的档案,明确成份是独立劳户,政治问题解决了,升学的名额又扩大了,我上了高中,当了班长。

   文革结束后,我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当了老师。回想过去,要是没有我的叶老师,周老师,我就没有上高中的机会,也就不可能考上大学,也就不可能有我的今天。老师帮助我改变了命运,我深深地感谢我的中学老师。

    几年前,听说叶老师病了,我去她家看她,病已经很重了,没有见到她,没多久去世了,送别时我又在外地出差,我没有见到她最后一眼,我一直怀念着我的老师。没过两年,我的周老师也去世了,同学们没有联系上我,两位恩师我都没有去送别,是我一生中最大遗憾。我非常想念他(她)们,我非常感谢他(她)们,我的两位好老师!

   我怀念我的老师!怀念我的恩师!


                            2011-2-1
原创,严禁任何形式转贴

qwtts 发表于 2011-9-22 17:25:11

不错~~~~~~

qsycq 发表于 2011-9-22 22:58:14

好多啊,哈哈,谢谢您

爱如空气1 发表于 2011-10-5 12:27:56

顶上去!顶上去!






立马横刀 发表于 2012-1-5 10:46:13

这样的老师值得怀念。

小飞 发表于 2014-9-17 10:37:53

今天又读一遍,深深地怀念我的中学老师。

小学生 发表于 2016-9-10 09:42:27

教师节,怀念我到老师!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怀念我的中学老师

成都人论坛官方邮箱:[email protected]